書名:《思想——中國家電首腦符號》

JIM ELLIS:跨國公司的大愛無疆
——美國百諾肯凈水設備(廈門)有限公司總裁JIM ELLIS思想錄

主持人語 —
崇尚鮮明公司戰略的跨國公司都有一個具體而理性的目標,而名列美國十大凈水行業前列的百諾肯凈水企業總裁JIM ELLIS,卻用一種十分感性的觀點和一生的身體力行,向我們傳遞跨國公司的另一種責任——“大愛無疆”。

商業社會是個世俗的社會,它把一切精神瓦解為世俗,把尊貴解構為平庸;而后現代主義的思潮更把種種傳統價值標準打碎成為各種混亂的鏡像和符碼。正如馬克思所言:“一切堅固的東西都煙消云散了,一切神圣的東西都被褻瀆了。”

在后現代思潮的商業社會,人們的價值觀中早已對傳統的理念進行了絕情的解構,無私的奉獻與精神的崇高宛如過時的Windows98,被閉鎖在內存的一角,不再打開,只作“可讀”的保留。人格的高貴,也幻變成與金錢、名利的光環渾然一體,富豪的“身體力行”在拜物教人們的心靈中,無形中具有對圣人般的效仿和跟隨。

商業社會是一種赤裸裸的金錢與物質的關系,高度追求的金錢和物質,拒絕精神的崇高,人們不愿相信在這個高度商品化的時代,還有無私的仁愛美德,或者在精神上相信,但行為上背道逐利,成為一個典型的“二重人格”。

商業的本質是逐利的。逐利的手段有三種:一是吝嗇,千方百計的摳門,這是最低級的手段;二是掠奪,絞盡腦汁掠奪世界、掠奪國家、掠奪他人的利益為已用,這是最不道德的手段;三是施小利獲大利,君不見某某一頭慷慨捐獻,另一頭卻鉆營大回報,造名筑譽,這是商界最高明的逐利手段。

七年前,JIM ELLIS懷著一個美麗的夢想來到中國,要圓一個神圣的夢。

JIM ELLIS從資本主義自由市場濃重的美國來到中國,在中國一直行走在商業和慈善兩條截然不同的軌道上。
當黑龍江水的污染后;當福建因臺風發生水污染后;當浙江因臺風帶來的水污染后;當無錫因太湖藍藻發生水污染后……百諾肯企業都將數不清的凈水器無私捐贈給當地政府,作為救災飲用水應急之用。

汶川大地震后的第三天,年近60的JIM ELLIS帶著公司十幾個員工,親臨汶川地區捐贈,安裝百諾肯凈水設備,給災區提供飲水凈化。他跑遍了汶川地區20多個鎮區,每天和員工一起不停地安裝飲水機,睡帳篷,吃盒飯。在汶川大地震后,極品策略 《家電市場》和全國21個名優企業組織發起的“品牌家電影響中國 愛心聯盟”記錄了中外家電品牌和“愛心聯盟”的近百家家電企業對汶川捐款。JIM ELLIS是在中國的中外家電企業總裁中惟一一個奮戰在災區一線長達15天的首腦人物。

當今中國市場營銷已嫁接了無數“慈愛”“捐贈”的策術,無數企業在構建商業模式時,都以“慈愛”“募捐”作大帳,百諾肯的屢屢募捐也是市場營銷的策術嗎?

不是。如果是營銷的策術,捐獻者事后都會大做文章,但百諾肯的屢屢捐獻卻不與外界傳播,與其說百諾肯的道行高深,倒不如說百諾肯真的是在“捐贈”。作為一個跨國公司,這種無償的捐贈是為了什么?其實JIM ELLIS是個實心眼的人,他的“捐贈”就是“捐”,并不圖“捐”之后的回報。否則,一個跨國公司家電企業總裁又怎么在災區一線長達15天,而又拒絕宣傳自己?百諾肯是將“捐贈”作為一個跨國公司的責任在盡仁愛的義務。

大愛無疆。當一個人,一個企業,一個民族,一個國家不以純功利的方式競爭,而賦注于道德的力量時,其力量是無窮的。正應了老子的道義:“不爭,天下莫以與之爭。”

70年前,中國偉大的革命領袖毛澤東聞知加拿大醫生白求恩先生在中國志愿參加抗日戰爭,獻出寶貴生命而寫有《紀念白求恩》的一篇宏文:

“白求恩同志是加拿大共產黨員,五十多歲了,為了幫助中國的抗日戰爭,受加拿大共產黨和美國共產黨的派遣,不遠萬里,來到中國。去年春上到延安,后來到五臺山工作,不幸以身殉職。一個外國人,毫無利己的動機,把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當作他自己的事業,這是什么精神?這是國際主義的精神,這是共產主義的精神,每一個中國共產黨員都要學習這種精神……”

從此白求恩在中國人民的心靈中成為一個崇高、圣潔的符號,令中國人崇敬虔誠地景仰,成為一個高尚的人、一個純粹的人。

這個符號,象征著無私奉獻,象征著關愛美德,一旦成為這種符號,或具有這種“稀缺價值”血統的人或品牌,很自然就和世俗遙遠,宛如高懸星漢的明星,只能瞻仰,不能遠觀。

今天的商界,JIM ELLIS不正是一個商界“白求恩”嗎?

上:跨國公司,應該比普通企業盡一種更大的責任
主持人:凈水器起源于上世紀80年代初的美國,90年代進入中國市場。據中國城市家電消費市場聯合調查研究課題組的調查結果顯示:目前中國城市家庭中凈水器的擁有率并不高,普及率不到1%,這個數字距離歐美發達國家70%左右的普及率落差很大。

2002年吸引您放棄美國優越舒適的生活,來中國創辦企業的主要原因是看好中國的這種商機嗎?
JIM ELLIS:一半是商機,一半是理想。中國市場處在高速發展期,人口巨大,這對世界各地任何一個企業都是大誘惑。

1988年,百諾肯總部成立于美國“陽光之州”——佛羅里達州,百諾肯目前銷往世界28個國家和地區。“百諾肯凈水設備”之所以成為聞名全球的專業水處理設備及系統生產廠家,專業生產系列凈水機、軟水機、純水機,就是我們認真做出好產品。我們的產品和健康用水有關,我們同時為家庭及工程客戶提供最為經濟環保的直飲水解決方案。誠實地說,百諾肯到有很重的理想情節,我們希望在這個世界人口大國實踐百諾肯的健康飲水,從2002年來到中國,進行從無到有的開拓。在中國的這7年時間,也可以說正是中國的凈水產業開始萌芽、發展的時期。一個企業參與哺育一個產業的風險是很大的。一個產業萌芽成長可以讓一批企業獲益。但哺育一個產業哺育不起來,承擔這個實踐的企業則無情獨自承擔所有的失敗。

主持人:這個企業一定是既要冒著一個具有前瞻性的先驅者孤獨前行的清寂和堅韌,又要具備一個市場領導者應該具有的影響力和社會責任感。是什么動力讓您堅持走到今天?

JIM ELLIS:有很多因素,比如商機,正如你所說目前中國城市家庭中凈水器的擁有率不到1%,而美國的普及率己經70%左右;比如征服感,百諾肯在美國是行業十強企業,將它做市場的經驗移植中國并獲得成功,就有一種征服市場的成就;但更多是一種責任感,因為中國消費者可以用上百諾肯凈水器,飲用水都很健康,中國人口占世界人口四分之一,中國消費者受益,等于造福世界四分之一的人口,這是一件十分快樂的事。
很多時候,理想、責任重于商機。

主持人:在辦企業的觀念上,您認為追求利潤和追求責任哪個更重要?

JIM ELLIS:都重要,有時很難做出絕對正確的選擇。要看你處在一個什么位置?如果你的企業處在一個資金決定生死的關頭,追求利潤是重要的。如果企業沒有生死時刻的資金壓力,而企業主又是一個有理想的人,追求責任更重要。一個追求責任的公司才可能成為優秀的公司。

主持人:以中國市場目前的現狀,您認為凈水器在中國從萌芽到成熟需要多長時間?
JIM ELLIS:我個人認為,中國凈水器產業有跨國公司進入,整個產業有一個高標準的產品、有相對理性的經營理念做標桿,可以縮短這個產業的經驗曲線。中國凈水器從上個世紀90年****始萌芽,到本世紀初才開始起步,客觀的講,到真正騰飛應該還需要10年時間。

主持人:10年,相對于已進入中國市場7年的一個外資企業來講,是不是太漫長了,這意味著百諾肯既要承受市場巨大的啟蒙成本和較長的投資回報,甚至特定時間投資和回報的比例會造成失衡,畢竟追求利潤是任何一個企業的終極目標。

JIM ELLIS:做商業有三種做法:一種是短期快速回報,這應該是一種做商業項目。第二種是慢慢培育市場,求得中長期回報,這應該是一種做工廠的項目。第三是不完全追求回報,通過商業普惠讓社會群眾分享到價值,或向社會傳送一種責任,一種仁愛,這是一種做品牌的境界。

在具體的市場運作上,百諾肯進入中國市場,不會獲取短期利益,我們有長期扎根中國市場的準備。我們進入中國市場就制定了中國市場發展規劃,先從沿海地區開始,再覆蓋內地市場,通過我們在中國市場7年的耕耘,目前我們已經進入中國大陸的31個省和自治區。

主持人:中國凈水器產業是一個新企業,百諾肯作為一個跨國公司進入中國市場,應以以一種什么樣的姿態立身:產品、價格、品牌、服務、文化?

JIM ELLIS:剛才我講了做商業有三種做法,我比較欣賞第三種。

上帝造物是公平的,人不能只索取,還要講求回報。按照對等原則,跨國公司從世界獲得的投資回報比普通企業多,所以跨國公司應該比普通企業盡一種更大的責任。

作為全球水處理行業領先品牌,百諾肯旗下凈水產品均通過了NSF(美國國家衛生基金會)、WQA(美國水質協會)等組織和機構的品質認證。在中國,百諾肯銷售的凈水產品已通過中國衛生部門的嚴格權威測試。百諾肯2002年4月來到中國,全心全意拓展中國市場,希望我們優秀的產品能夠幫助中國的消費者創造一個健康環保的生活空間。

主持人:中國凈水器的市場空間將非常大。可以預測在未來相當長的時期內,這一市場都將呈現較旺盛的消費需求。當然中國凈水器的產業生命和水污染息息相關。中國政府已高度重視水污染問題,如果中國水污染問題得到解決,這個產業就失去意義,從這點看,百諾肯在中國有長久戰略嗎?

JIM ELLIS:水體污染問題不僅發生在中國,全世界都面臨著頻發的水污染事件導致人類飲水危機,中國消費者通過親身體驗和各類媒體相關報道,已越來越多的認識到周圍水環境的現狀,對生活用水的健康問題也越來越重視。凈水產品作為能直接有效改善人們生活用水的高科技產品,自然將得到越來越多消費者的接受和青睞。如果真到了中國解決了水體污染問題,那我為中國高興。

給全世界的消費者創造一個健康環保的生活空間,這是我們百諾肯的宗旨。中國是一個消費大國,但凈水器90年代才進入中國市場,目前中國城市家庭中凈水器的擁有率還相當低,所以我后半生可能在中國度過。

主持人:中國凈水市場目前很不健康。一方面由于中國的消費者對凈水行業的不了解;另一方面是缺領頭企業帶頭推廣普及;還有一個原因是目前凈水器的高價格約束了它快速進入百姓家。

JIM ELLIS:中國的消費者對凈水行業的不了解和產業標準有關。目前行業標準的滯后,標準眾多、標準不一導致眾多凈水器企業的產品標準也不一樣,也有一些不符合國家標準的企業不是認真做產品,而是利用消費者信息的缺口,通過一些損害消費者的行為來獲得利益。

對你剛剛提到的凈水產品目前價位偏高的現象進行一些分析。消費者在選購凈水產品時,會拿各種不同標準的產品價格進行絕對比較,從而得出價位偏高的結論。其實凈水產品特別是免維護的一次性凈水產品,其使用壽命都比較長,拿百諾肯產品來說,我們的免維護產品使用壽命可達5年。針對產品性價比高的特點,相對于其他飲水方式,實際的消費成本是非常低的。

我相信隨著中國消費者對凈水產品認識的深入,未來的凈水產品必然令人樂觀。在歐美和日本,有超過70%的人在日常使用凈水產品。我想在中國達到70%的用戶覆蓋率,只是時間問題。

主持人:作為來自美國暢銷20余年的凈水品牌,百諾肯在中國凈水器市場要做怎樣的凈化工作?
JIM ELLIS:我們始終倡導高品質產品才能創造真正好生活,讓消費者明白,人們80%的日常生活是跟周圍的水有關系的,必須保護我們的身體健康,在日常生活的各個方面包括飲水、淋浴、清洗蔬菜水果、洗衣服等,我們都提倡大家用健康的水,因而百諾肯系列凈水產品基本上囊括了日常生活中各環節用水的處理和凈化。

主持人:一個品牌要成為某個行業的“老大”需要具備三個基本因素:一是對行業的供求市場帶有相對壟斷性;二是在產品技術、品質上引領整個行業;三是要在品牌的價值觀念上引導整個行業的消費文化。在凈水企業目前還沒有一個領袖品牌,百諾肯希望成為來中國市場的領袖品牌嗎?

JIM ELLIS:我們要成一個有高度責任感的企業。首先,企業必須生產高品質產品。

第二,關心消費者健康是百諾肯的經營理念。行業的國家標準有一定的滯后性,但這不能成為企業不關心消費者健康的理由。百諾肯時刻把消費者的健康放在首位,我們的產品獲得中國的國家認證和美國的NSF認證。我們每推出一個新產品都要在中國國內和美國獲得認證才推向市場。

第三,百諾肯的產品要讓中國消費者使用檢驗。目前我們主要的措施有:1、協助經銷商走進社區,開展小區直接推介活動,利用現場演示,讓消費者深切的體會百諾肯產品的優秀品質。2、在部分市場開展先免費使用,顧客滿意再付款的活動。3、在全國市場開展“百分百”售后服務保證。

我們只想利用我們的綿薄之力,倡導潔凈的飲用水文化和責任,幫助消費者健康快樂的生活。
中:跨國公司,對全球消費者是無岐視的關愛

主持人:我們一直從事中國市場的產經研究,發現一些跨國公司在中國的表現和在本土的表現并不一樣,不僅產品質量、標準、服務,甚至在企業文化上都對中國消費者存在不同程度的岐視,這里也有美國的企業。您作為美國的一家跨國公司,您怎么看這個問題?

JIM ELLIS:跨國公司對全球消費者應該是提供一視同仁的,沒有岐視的產品、服務。從人權的角度上看,關愛他人、享受關愛是人性的一種平等權力,不應該有國度之分。上帝創造萬物,萬物都有生命,都是上帝的子女,是平等的。
跨國公司作為公司的一種,從本土到別的國家,應該對所在國也采取和本土一樣的政策。在中國7年,我也接觸不少美國的企業,我覺得很多美國公司是尊重中國消費者的權利,他很清楚,他的產品要賣給中國消費者,如果中國消費者不認可他,他的企業在中國市場要關門,這是任何一家美國公司都不愿看到的。
當然,不排除美國公司對中國消費文化的陌生,也有一些員工在執行公司義務時出現的偏差。

主持人:但事實上已經發生了很多例子,如跨國公司化妝品的鉛汞嚴重超標,食品中的 “蘇丹紅”事件,都讓中國消費者對這些跨國公司失望。
JIM ELLIS:這的確是一件令人痛心的事,但跨國公司也會像孩子一樣犯錯誤,要給它一個改正的機會。

主持人:跨國公司在中國塑造一個成功的品牌成本是巨大的,他們承擔的品牌風險也是巨大的。中國已成為全球經濟共同體的一塊,我們也不愿看到跨國公司在中國犯下品牌過錯。您認為跨國公司在中國應該怎樣規避這種風險?
JIM ELLIS:最關鍵的是對中國消費者真正的認同。

主持人:什么是對中國消費者真正的認同?
JIM ELLIS:不要做中國消費者不高興的事,比如令他們不喜歡的產品,讓他們反感的價格,還有不滿意的服務。我讀過中國唐朝一個皇帝的話,他說水可以讓船航行,也可以讓船翻掉。這也可以引申為跨國公司和中國消費者的辨證關系。

主持人:最根本一點,一個公司對中國消費者要尊重,要有仁愛之心,這也是在中國開辦企業的一種責任。
JIM ELLIS:對。一個跨國企業不對消費者存在歧視,做好兩點就夠了,一是生產好的產品,二是對消費者的愛心,愛心也包含了服務。
一個企業做出好產品是天經地義的事,只要認真,就可以做出好產品。一個企業比別的
企業再認真一點,就可以做出比對手更好的產品。產品品質一直是我們的競爭力,中國水質比美國要硬得多,百諾肯就特別設計研發了針對中國地區水質特點的全系列凈水產品進入中國市場。包括適用于別墅的中央凈水設備、適用于公寓居室的終端凈水設備以及家用淋浴過濾產品,全面改善中國消費者的身體體質和家庭生活品質。
百諾肯的產品所用的閥體都是全球著名的美國GE公司生產的,我們也是GE公司授權的惟一一家中國白金級經銷商,百諾肯和GE公司會共同致力于提供最完美的產品體驗。
百諾肯依靠美國高科技的專利濾料KDF55有效去除水中的重金屬;抑制細菌,防止水中硬垢。出水水質完全符合NSF(美國國家衛生組織基金會)第42號標準認證。

主持人:據我們調查,凈水器這個產品對服務的依賴程度也很高。凈水器是微生物生長的溫床,使凈水器出水常含有較高的細菌數,必須定期清洗、更換或再生濾芯,否則容易形成凈水器的二次污染,這也是很多消費者購買和使用凈水器最顧慮的地方。百諾肯在這方面有什么“秘密武器”嗎?
JIM ELLIS:早在20年前,百諾肯就推出了防止二次污染的產品,百諾肯的產品中利用美國KDF流體化學工業公司的14項專利產品高純度銅鋅合金作為主要的處理濾料,它通過氧化還原反應來去除水中的有害物質,同時還附以活性炭和纖維過濾墊來保證凈化水的水質,因為KDF的濾料可以有效延長活性炭的使用壽命長達10倍之久,所以我們的產品處理量遠遠超出市場上其他競爭對手。我們同時把機器本身和內部濾料結構做了很好的融合,形成一個整體,避免在日常維護過程中對機器造成的二次污染。

主持人:這是否意味著百諾肯的產品無需換“芯”?這個“芯”最長可用多長時間?
JIM ELLIS::以市政水至少能出76噸水的合格量(檢驗報告標明)計算,一家四口至少可用五年(飲用水),水質越好,壽命越長。

主持人:凈水器產品的售后服務是很重要的。百諾肯要求做到百分之百的服務承諾,即百諾肯的消費者在購買了百諾肯的設備以后,在30天之內有任何不滿意,可以免費退還。可不可以這樣理解:“百分之百的服務承諾”也是“百諾肯”品牌的中文含意?這是不是也是百諾肯一直倡導的企業文化理念呢?
JIM ELLIS:非常對。
跨國公司不僅要提供高品質的產品,還要有高標準的服務,對消費者不抱歧意。“Paragon”來到中國取名為“百諾肯”,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正蘊含了“百分之百的服務承諾”的意思。百諾肯希望以自己誠信的態度,優良的產品和專業的服務,為中國用戶帶來高品質的凈水。
百諾肯的宗旨是提供高科技產品與一流的服務,誠信和創新是我們永遠的經營理念!

主持人:很多企業,包括中國企業都有對消費者的類似承諾,但并不是真正的認同。這是因為企業的胸襟太小。百諾肯怎樣表達對中國消費者的尊重和體現一種責任呢?

JIM ELLIS:產品的質量是體現一個公司的真正責任的最重要指標,應該是第一指標。我不太相信廣告的力量,我也不認為中國家電打價格戰是對的。做企業實際做一種責任。就象做人一樣,能對生活勇敢承擔責任的人一定是個優秀的人。企業做一種責任更多是通過產品來體現,因為消費者每天都在體驗產品的質量。

只要把百諾肯的凈水產品做到極致,中國消費者自然會像美國消費者一樣選擇百諾肯的。

主持人:產品的質量高低應看企業執行的標準,因為每個國家的產品標準是不一樣的有的國家產品的質量標準高,有的國家產品的質量標準低。一些在中國市場銷售的跨國公司,因本國的標準較高,產品成本較高,他們就改執行中國標準,百諾肯公司呢?

JIM ELLIS:跨國公司產品執行銷售國的產品標準也是對的。但百諾肯的凈水產品全都按美國國際標準嚴格生產,并經過美國最權威的“WQA”、“NSF”等檢測機構的檢測和認證。在中國也經過最高級別的國家衛生部衛生安全許可。我們認為只有執行產業中最權威的標準,才能真正保證產品的質量,這樣對中國消費者是公平的,對百諾肯企業在中國的成長也有一種激勵。

主持人:這種做法在成本上要高很多。目前中國市場上不少企業的產品只是持某個地方的檢測機構的檢測報告,在成本上要比百諾肯低很多。這對百諾肯在中國銷售產品是一大阻力,您怎么去克服?
JIM ELLIS:百諾肯的凈水產品和這些產品的質量不可同比。因為對我自己產品質量有絕對的自信,百諾肯凈水產品在中國有一條承諾:消費者在使用了百諾肯產品30天內,可以無條件退貨和換貨,這在中國凈水業極為罕見。

主持人:百諾肯認真兌現了嗎?
JIM ELLIS:從小我母親就告誡我,決不可做失信朋友的事。百諾肯是一家跨國公司,也決不會犧牲消費者的利益。我們推出一條承諾,從2002年至今,僅有2個用戶退換了產品。這證明了百諾肯產品的優勢。

主持人:百諾肯凈水產品的這種承諾,是原本在美國就有?還是來中國的創新?
JIM ELLIS:在美國也一樣,我認為中國、美國消費者的利益權都是平等的、一樣的,不分厚薄。
跨國公司比普通公司更令中國、美國消費者的信任,所以跨國公司對全球消費者應該是沒有岐視的。這也是我做人的準則,是百諾肯的鐵律。

下:大愛無疆,應該成為跨國公司真正的企業責任
主持人:在您的靈魂深處,仁愛與大愛應該成為跨國公司真正的企業責任?但更多的跨國公司教科書和管理文化中都把利潤做為企業最大目標,您認為您的觀點能成立嗎?

JIM ELLIS:能。真理雖然一開始掌握在少數人手中,但最終被大多數接受。天下以大愛無疆方術行事的人有很多。
有的人是偉人,如美國總統羅斯福,他在二戰時期率領美國戰勝法西斯,這種總統的領導力后面更多是對和平的向往,對美國人民生命的熱愛。

有的人是圣人,比如印度的特雷莎修女,她一生關愛窮人,她發起的愛心運動,在她去世時已有4,000名宗教女性參與和幫助一百二十三個國家里需要幫助的人。

還有很多是平凡的人,比如我的父母,他們為了對子女關愛,讓我受到良好的教育他們做出了很大的犧牲,他們永遠支持著我。我的母親她總是在我需要的時候給予我指導,我的父親,一個默默無聞辛勤勞作的人,他總是體貼和關心我人,關心他人,所以認識他的人無不敬愛他。無論我成功或是失敗,他們始終如一的關愛我。

這是一種美德,擁有這種美德的人是最美麗的人,無論是男還是女。

主持人:作為一個美國跨國公司,你到中國己經七年了,您應該也有一個全球企業家都共同擁有的夢想吧,您對您的企業最理想的期待是什么?是在中國市場成為一個最優秀最強大的專業公司,還是成為一家更大的世界級的公司?
JIM ELLIS:都不是。在我創辦企業的時候,我就有另一個理想,是向全世界的人“提供健康飲用水的解決方案”。作為工廠主,把工廠做的很大,擁有很多財富固然好,但更令我神往的,是讓更多的人從你的產品和解決方案中受益,一個人普惠于天下比擁有財富更重要。
當然,我和百諾肯要實現這個夢想,那就是先把百諾肯的凈水產品做到“全球最好”。

主持人:您的企業像慈善組織一樣無償捐贈了一批又一批百諾肯凈水器,卻從不要社會回報,這是為什么?
JIM ELLIS:企業不是慈善組織,企業也要按市場的規律生存,否則就會消亡。百諾肯捐贈了一批又一批百諾肯凈水器而不要社會回報,因為受惠到這些產品的人特別需要這些產品。
當然,一味說我到中國辦企業只為中國人的飲水健康做公益過于高調。但百諾肯凈水器最終是給中國人民帶來健康的價值。

主持人:中國的文化神韻是水。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您的經營哲理和這有異曲同工之妙。您感覺到中國來以后最大的收獲是什么?
JIM ELLIS:在美國,我可以過得很舒適,但我放棄了在美國享受生活,到中國來,我感到有幾大收獲:最大的收獲是我個人在中國感到了一種“重生”。

主特人:您的“重生”怎樣理解?
JIM ELLIS:首先,我在中國市場進行凈水器的開拓工作,每天看著這個行業在一點點增長,就如種子種在地里看著它開花結果一樣,讓人興奮而快樂,我感覺到中國來是我生命的重生。

第二、在中國擁有一個品牌,通過我們七年的品牌建設,加上百諾肯優良的品質和完善的售后服務,目前在凈水器市場百諾肯的品牌非常受消費者歡迎。在中國一些重要的發達城市,百諾肯的市場占有率一直位于前列,有的城市百諾肯的市場占有率是競爭品牌的2到3倍。在上海凈水市場,百諾肯差不多能夠占到30%到40%的市場份額,像國美、蘇寧、百安居、好美家等大型家電連鎖都有我們的產品專柜,在商場里面,百諾肯的銷售量基本上都是排列第一的。

第三、擁有一批朋友,在中國七年時間,百諾肯在中國市場和一大批經銷商建立了快樂的合作關系,我經常到他們中間去,和他們快樂交流。百諾肯的中國經銷商、百諾肯的中國員工和我己成為摯友,我為擁有這樣的朋友而高興。

主持人:當一個產業從啟萌開始普及,進入的企業肯定增多,中國家電業的競爭已相當充分,許多中國家電的大品牌和中小企業都紛紛進入凈水器市場,也加劇競爭激烈,競爭最終導致利潤扁平。這是一條產業客觀規律。面對這種規律,企業會有兩種擇決:一是快速掘金,快速從產業出走;二是留守。請問百諾肯的下一步的戰略選擇是什么?

JIM ELLIS:我為什么從產業出走?中國凈水市器場還很大,中國家庭更需要凈水器。我到中國七年了,很喜歡中國,我會長久留下去。

我不是宿唯神論者,但我感到冥冥中有這樣一種安排,上帝把我放到凈水行業,那就意味著我要在這個行業盡一份愛心,承擔一份責任。雖然我個人和百諾肯的能力很有限,但只要我們有一顆大愛之心,熱衷為大眾做好我們本質工作,給更多的普通人一種關愛,對他們的健康有幫助,那我們的生活就特別有意義。盡管你幫助的人不一定知道你,但上帝的天眼還是能看到的,哪怕以后你死去,也心安理得地進天堂。

主持人:我們也祝愿越來越多的中國消費者能用上百諾肯的產品;同時也祝愿您的這種大愛精神能成為跨國公司的楷模。